手机细览 方圆杂志:作案后他供述,那天生吃了一只鸭子,嘴角的血被阿英看到了…
今天是:
News GDPP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播报
方圆杂志:作案后他供述,那天生吃了一只鸭子,嘴角的血被阿英看到了…
时间:2020-11-03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阿英在后山的竹林里找到了,昨天晚上警察、医生都到了现场,不知道怎么死的。”2017年12月13日这一天,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刘家村村民得知本村中年妇女阿英在后山离奇死亡,整个小村子都震惊了。

  阿英死了,这一消息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按照当地的习俗,谁家死了人,“百音佬”也就是办白喜事吹喇叭的人会来到这户人家,帮死者更换寿衣,奏哀乐超度亡灵。由于阿英的死因不明,“百音佬”没有脱下阿英原有的衣物,只是将寿衣直接套在阿英的遗体上。哀乐在村庄的上空回荡,让整个村子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中。

  荔枝林中捡柴火遇害 

  “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娶到阿英这个老婆,她性格好、非常顾家,对我和孩子很好。”阿英的丈夫李大祥说。

  李大祥主要靠帮其他村民打理乌榄林和荔枝林为生,收入几乎都是看天吃饭。李大祥夫妻每年都期盼将果子送到水果批发市场能卖个好价钱。平日里,不需要打理果树时,李大祥则会骑着摩托车去离家20多里地的城区拉客,赚点钱补贴家用。

  李大祥和阿英虽然生活拮据,但一家人过得还算幸福。女儿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儿子大专毕业,在广州找到了工作。儿女都独立了,阿英在家闲不住,她在增城区的一户人家里做保姆,每个月休两天假。出事前两天,阿英打电话给丈夫李大祥,听说他感冒了,刚好又是收乌榄的季节,她特意向雇主请假三天,回家照顾丈夫并帮忙收乌榄。

  “今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雨,我等下去荔枝林,将之前整理好的荔枝柴挑回来。”阿英见丈夫执意不让自己去,她就没有再坚持,只是没想到,这是她对丈夫说的最后一句话。

  傍晚6点多,李大祥收工回家,没见到阿英,就去村口的士多店(杂货铺)看了看,不见人,手机也留在了家里。李大祥跑到村里的亲戚家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阿英,他又挨个给阿英的哥哥姐姐亲戚们打电话,大家都说没见到阿英,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妈妈今天去荔枝林干活,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担心她出事。”李大祥惶恐不安地打电话给儿子和女儿。

  李大祥的亲戚陆续赶来,与邻居一起上山找了很久,都不见阿英的踪影,邻居报了警,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公安分局派潭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赶到村里,带着大家打着手电筒在山上找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找到阿英。

  阿英的儿女分别从佛山、广州赶到了家中,女儿哭着要上山找妈妈,李大祥于是带着儿女和几个亲戚再次进山找人。大约是当天晚上11点多,李大祥在自家荔枝林对面的竹林里找到了阿英。 

  当时,阿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李大祥赶忙抱住阿英,亲戚也来帮忙,他们把阿英平放在地上。慌了神的女儿、儿子哭着摇晃阿英的身子,轮流给阿英做人工呼吸。李大祥女婿赶紧拨打120,过了一会儿,医生赶到现场,发现阿英的心跳和呼吸已经停止,面部和前颈部有瘀斑,已经失去生命体征。

  悲痛中,儿子发现妈妈脚上没有鞋子,觉得妈妈的突然离世必有蹊跷。李家亲戚再一次拨打110,民警随即赶到现场。

  锁定疑凶 

  12月14日凌晨1点多,办案民警赶到案发现场。山林中漆黑一片,办案民警克服困难对阿英出事的后山小路进行现场勘验,发现后山小路是南北走向,小路北侧通往一个养鸡场,东侧是一片荔枝林,西侧为一片斜坡竹林。现场就是斜坡竹林内,地面上,阿英的尸体被蓝色被子覆盖,头朝东脚朝西躺着,右脸部和下颌部有损伤。

  办案民警对现场的所有细节拍照并记录下来。阿英身穿黑色长袖衣服,下身穿黑色长裤。掀开尸体上衣,民警发现阿英乳房下半部至肚子之间有大面积的擦划伤痕,蓝色文胸往乳房上方移位,文胸上和文胸内有许多干枯的竹叶,文胸背部扣合处呈扭转反扣状态。黑色裤子内的花纹内裤,臀部位置卷起来了,双脚穿着黄色袜子,没有穿鞋。由于是冬天,家属在旁边烧了一堆火。

  为了进一步取证,14日下午3点半,办案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复勘,在小路的东侧荔枝林旁边的草丛中发现被害人阿英的左脚鞋子并实物提取。阿英的儿子在竹林找到了母亲右脚的鞋子,据描述,鞋子所在位置离阿英的尸体约5米。两只鞋子在不同的地方出现,这个细节引起办案民警的注意。办案民警对被害人身上的生物成分、痕迹进行检验,对被害人身上提取的DNA进行比对和检测。

  办案民警经过走访,查看周边视频监控,对案发地附近的符合该特征的男性进行筛查,最终发现阿英同村村民李小泉有重大作案嫌疑。12月16日,办案民警提取犯罪嫌疑人李小泉的口腔拭子。同时,又对阿英的尸体进行解剖,发现阿英系因被绳索类物勒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12月18日,李小泉被抓获。经审讯,李小泉第一次供述自己用藤条勒死被害人阿英的犯罪事实。12月19日,李小泉来到荔枝林指认犯罪现场,办案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第三次勘验,并对竹林里发现的草藤、一条白色电缆、一条绿色电缆等物品进行实物提取,同时在李小泉家附近的小沟里实物提取了三个啤酒瓶。

  一次偶遇 

  “哎呀,你吃了什么?怎么嘴巴上有血?” 

  据李小泉供述,12月13日约下午1点多,正在烧树叶的阿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看到了李小泉,虽然不认识,还是主动打了招呼,问他嘴上怎么会有血。

  “婶子,还有血吗?”李小泉用手摸了一下嘴巴,问阿英。

  “没有了,你嘴巴里吃了什么呀?”阿英转过身奇怪地看着李小泉。

  李小泉说,他听阿英问他嘴里吃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感觉身体和灵魂都不受控制了,自己像一头猛兽一样扑过去,正面抱住阿英,用力一摔,两个人倒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阿英被扑倒压住,李小泉死死地按住阿英的手脚,她根本无力反抗。然后,李小泉伸出右手将竹子上缠着的藤条扯下来伸到阿英的脖子下面,左手拉过藤条,两只手一起用力拉扯藤条,一直拉到阿英没有知觉才松手。

  见阿英不再动弹,李小泉起身抓住阿英的双腿将尸体往竹林里拖,这个过程中,阿英的鞋子掉了下来,李小泉准备离开时,捡到阿英的一只鞋子,随手扔出去。李小泉作案后,就回家睡觉了,可能因为用力过猛,醒来时他觉得右手掌和右边的腰部很痛,下午5点多儿子放学回家,李小泉都没有起床,他告诉母亲自己胃痛。

  案发后,办案民警在走访山上的养鸡场时,农户说原本养了20只鸭子,13日当天发现少了一只,奇怪的是连鸭毛都没看见。

  李小泉在公安机关供述时说,自己那天生吃了一只鸭子,也许阿英看到李小泉嘴上有血,是活吃鸭子后留下的鸭血。案发后那几天,李小泉几乎都在家睡觉,总是说胃疼,当听他母亲说起阿英死在后山时,他还说自己家在后山的竹林不想要了。

  证据链工作颇为曲折 

  2018年3月30日,案件侦查终结,公安机关以李小泉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广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广州市检察院经办检察官丁乐、李玉仔细审查在案材料发现,李小泉在第一次有罪供述中交代了勒死被害人的作案工具是竹林内长在地上的藤条,这是“由供到证”可信度非常高的物证。

  但执法记录仪显示,12月19日,侦查人员带着李小泉指认作案现场时,民警再三嘱咐李小泉,千万不要用手碰藤条,李小泉仍然拿起其中一根藤条向民警说,“可能是这根藤条”,民警遂将该藤条剪下,作为物证,放入物证袋中,之后才给被告人戴上手套。 

  丁乐两次提审李小泉,他又辩称当时喝醉了,记不清是否杀人。李小泉在公安机关做了4堂有罪供述后,在预审阶段却开始翻供。李小泉称,办案民警审讯时说,一些小说电影中提到,被杀者的眼里能够记录死亡前杀人凶手的影像,他当时信以为真,所以供认了作案细节,事后他听看守所同仓的人说,警察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所以他认为办案民警是诱供。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指对犯罪嫌疑人采用威逼胁迫的手段迫使其违背意愿作出供述。丁乐在公安机关移送的审讯录像中看到,李小泉供述自然、详细,尤其是他在翻供辩解中还提到“虽然我所讲的是真实情况,但警察不应这样骗我,所以不能认定,现在我不承认这些材料……”这进一步说明办案民警采用的讯问技巧和策略,属于正常的情感说服手段。

  “嫌疑人在指认作案工具藤条时,除了没有戴手套,还没戴口罩,他边伏低身体查看,边喃喃自语,不能排除嫌疑人口水喷到藤条上留下DNA的可能性。”广州市检察院经办检察官丁乐详细审查警方3个执法记录仪,认为取证过程违反了规范程序,存在重大瑕疵,且无法补救,应予以排除。

  为了补强证据,丁乐、李玉两名检察官亲历案发现场,先后两次复勘中心现场刘家村后山的竹林和荔枝林,走访刘家村内被告人和被害人住所、被告人购买啤酒的士多店,以及村内各条进入后山的小路,研判被告人作案路线,结合村内监控视频,分析嫌疑人作案时间点。两次到技术侦查大队就本案与技术侦查人员座谈,与参与尸检的法医、现场勘查人员、DNA物证鉴定专家均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并多次与本院法医就被害人死亡时间、作案手段、DNA图谱筛查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丁乐敏锐地发现,除了被排除的直接证据,DNA物证鉴定也许还有深入检验的空间,丁乐明确提出对相关物证重新鉴定,特别是被害人内衣物上能否检出嫌疑人的生物成分。

  警方随即委托专业技术人员对物证重新鉴定,鉴定意见显示:被害人尸体所穿花纹内裤后腰外沿、上身所穿蓝色文胸右后扣外侧,均检出了嫌疑人李小泉的DNA。在被害人的内衣、内裤等私密部位均检出嫌疑人的生物成分,这对强化证据,解释为何被害人阴部会受伤、内衣为何会反扣、内裤会外卷下翻起到了关键作用,也由此证明嫌疑人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高度盖然性,该DNA鉴定意见成为指控嫌疑人杀害被害人最有力证据。

  传递司法温度 

  2018年12月12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小泉死刑。李小泉提出上诉。广东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何雄伟接到二审上诉案后,在全面审查案卷后,提审被告人并多次到案发现场调查,仔细查阅案卷中的精神鉴定意见,进一步咨询精神病医学鉴定专家,发现被告人在案发前喝了大量啤酒,他的醉酒是自我放纵过量饮酒导致的,属于普通醉酒,不属于病理性醉酒,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同时,综合全案证据,就李小泉有罪供述中对案发时间、地点、被害人衣着、作案工具、被害人尸体位置及摆放情况、扔被害人鞋子等细节逐个核实,并与在案的视频录像、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能够排除合理怀疑。

  何雄伟审查发现,李小泉在行凶过程中还可能涉嫌猥亵、侮辱甚至是强奸被害人。归案后,李小泉口供反复、避重就轻、认罪态度极差,而且没有任何赔偿行为,判处李小泉死刑并无不当。

  2019年12月19日,广东省法院维持原审判决,判处李小泉死刑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在走访中,何雄伟发现被害人家属李大祥没有固定收入,还要赡养80多岁的老母亲,妻子遇害后至今没有得到被告人的赔偿,妻子的丧葬费都是向亲戚借的。今年受疫情影响,家中收入更是一落千丈,生活困难。

  广东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将司法救助线索转给第十检察部后,第十检察部检察官邝艳贞和助理经过细致调查并依法审查评定,认为李大祥的情况符合司法救助。

  2020年7月15日,邝艳贞一行在广州市增城区检察院现场给李大祥发放5.8万元救助金。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检察院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新城华强路6号 邮编:510623
技术支持:
正义网 京ICP备1021714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