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细览 《检察日报》:司法救助,75字释义之外
今天是:
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播报
《检察日报》:司法救助,75字释义之外
时间:2018-06-08  作者: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每一个个体,对家庭而言都是全部。每一位刑事被害人的离去,对家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之重。当年迈的父母遭受丧子(女)之痛,贫病交加,而犯罪嫌疑人又无法定罪,或者定罪获刑了却无法给予任何赔偿时,谁,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张和林(左)、邝艳贞(右)回访被救助人。

  五月的岭南已完全进入夏季模式,湿热无比。

  当记者从深圳的一个采访现场匆匆赶往广州时,不巧正赶上广东省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处处长张和林在中山大学参加封闭式培训。他只好利用午餐时间,抽空回到单位,于是,在饭堂里,他和处里的同事,与记者聊起了那些难忘的、让他们付出巨大心血但倍感欣慰的司法救助故事。

  司法救助,即人民检察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是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对遭受犯罪侵害或者民事侵权,无法通过诉讼获得有效赔偿,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的当事人采取的辅助性救济措施。

  这是法规里的释义,75字。而张和林和他的同事,用无数次耐心释法和共情式沟通帮扶,细致地诠释了这75字的内涵和外延,即司法救助,不止是依规为那些陷入绝望的贫困刑事被害人家庭申请几万或十几万元经济救助,更重要的是,尽可能地让他们触摸到人性之美好、司法之温暖,早日从人生谷底里走出来。

  2017年,广东省检察机关共办理司法救助案件467件757人,发放救助金1613.9万元,救助金额居全国第一。

  解开他心里的报仇“死结”

  “他们两个(凶手)必须一起判死刑!”两年多前,遭受丧女之痛的李江(化名)第一次来广东省检察院申诉时,悲愤难平。

  2015年2月,李江的独生女小悦在佛山市杏坛镇西江河堤上骑自行车锻炼时,被两名歹徒跟踪,遭残忍杀害后沉尸西江。鉴于两罪犯主观恶性极深、手段极其残忍,一审法院判处两罪犯死刑立即执行。两罪犯上诉,二审法院审查认为,上诉人卢某的罪责稍小,依法改判其死缓并限制减刑。

  刚刚考上北京某著名高校的爱女突遭不测,花季人生戛然而止,李江和妻子悲痛欲绝,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其中一名凶手被判死缓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激愤的李江来到广东省检察院申诉。

  张和林清楚地记得接访时的场景,“还不如把那个杀人犯放出来,我来为我惨死的女儿报仇!”在接访室里,李江激动地拍着桌子,满眼是泪。

  刑事申诉处副处长邝艳贞也参与了接访,她回忆,当时的李江诉点单一,诉求强烈。接访领导认真倾听了他的诉求后,耐心地告诉他,申诉受理了,后续会按程序由承办检察官来办理。不过他诚恳地解释,二审判决表述是没有问题的,也与国家的刑事政策一致。

  案件分配给了张和林办理,经验丰富的他对李江进行了多次耐心细致的释法。他明白,释法只是第一步,要让李江从悲愤和憾恨中走出来,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尤其是要找到合适的契机,取得他的充分信任。

  交流中,张和林了解到李江因为女儿的离去精神受到极大创伤,已从单位业务骨干转岗到后勤,收入下降较多,而李江的母亲也因孙女惨遭杀害病情加重,医治无效去世,医药费支出不菲,全家生活陷入困境。他主动为李江一家申请了5万元司法救助。“物质救助只是一方面,我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让精神坍塌的他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或许感念于张和林的真情付出,李江对检察官开始信任起来。一次,他告诉了张和林一个“秘密”,一位陪他四处上访的亲戚称认识办案法官,可以花钱让法官改判另一名罪犯死刑,他信以为真,拿出多年积蓄让亲戚去“打点”。

  这还了得!张和林立即叫来有多年反贪经验的邝艳贞,让她去询问一下李江那位亲戚。很快,得悉自己行为的法律后果后,当事人承认骗了钱,并答应归还李江部分钱款。

  这段“案中案”的处理让李江充满感激,他对检察官已经充分信任,一定程度上,张和林成为他的朋友。

  之后,张和林多次找李江谈心,劝慰他和妻子一切向前看,试试再要个孩子,并体己地为其联系了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的权威专家。刑事申诉处另一位女检察官也以自己的怀孕经历鼓励李江妻子,尽快调养好身体,以她的年龄再要个孩子是可能的。

  检察官们一次次共情式的沟通、帮扶,让李江和妻子激烈的报仇心理缓和了许多。“生活应该往前看,否则天国的女儿看到爸妈因为她一直走不出悲伤,也会伤心的。”

  天空不再只是阴沉的雾霾。今年1月,李江给张和林发来报喜微信,“张处,我老婆生了个儿子!”张和林欣喜不已,立即把这一好消息转给全处同事。

  2月8日,李江儿子满月,张和林带着刑申处的同事一大早就来到李江家慰问。看到两夫妻因为新生命的到来,脸上展现久违的笑意,刑申处的检察官长吁了口气。

  “完全抹去痛失大女儿的悲伤记忆不可能,但我相信,小儿子的到来,会淡化夫妻俩的忧伤。”邝艳贞说。

  错字连篇的感谢信

  “俩(两)个检察官昨天辛苦你们,那么远还要你们亲自送钱上门,谢谢陈检一直关注这件事,我们全家感谢陈检好人一生平安。我想陈检加我威(微)信。”

  “陈检察官,现在身休(体)好吗?今天李老师告诉我,说您给我孙女买了衣服,亲自送到学校,晚上孙女回家,进门好高兴,我就心里流泪。谢谢您一直关爰(爱)我们,我什么好话不会说,只把你记得(当作)是我们土老农民的一个好清官。”

  “谢谢陈叔叔这么关心我,您就像我的亲爸爸一样,我只是说不出口。”

  ……

  刑事申诉检察处检察官陈聪生手机里保留着数十条这样的感谢短信,虽然错别字连篇,但饱含着被救助人真挚朴实的感激之情。

  陈聪生说,他不是留恋这些感谢,而是提醒自己“不忘初心”,毕竟,十几年的刑事申诉检察经历,见多了苦难,有时不免会麻木。

尹和云和9岁的孙女是陈聪生一直关心的对象。

  几年前,因为家里建房欠下不少外债,年过五十的尹和云与丈夫、儿子从湖南老家来广州打工,看到跑货运比打工挣钱,老两口贷款为儿子买了辆货车。谁知两月后,儿子在一次运货途中遭遇歹徒抢劫,车被抢走,人被杀害。凶手被抓到了,都是烂仔,判了刑,可是一分钱的赔偿能力也没有。儿媳一看如此,丢下一岁多的女儿,连招呼都没打,就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家。

  尹和云觉得天都塌下来,夫妻俩呼天抢地地哭,眼都快哭瞎。

  陈聪生是尹和云刑事申诉案件的承办检察官,他被这个家庭“几乎走不下去”的处境“惊到”:在老家,尹和云上有年过八旬一身病的公公婆婆需要照顾,丈夫视网膜病变等着筹钱手术,眼下儿子惨遭杀害,儿媳离家出走,两岁不到的孙女等着她抚养,而建房的旧债还没还完,给儿子买车的贷款每月得按时支付。

  陈聪生立即顶格为尹和云申请了8万元司法救助,又联系亲朋好友,为尹和云和孙女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为养活小孙女,尹和云坚持留在广州,背着孙女做钟点工,“如果腰伤不严重的话,一个月有3000多元收入,比呆在老家强很多。”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陈聪生隔段时间就会给尹和云电话,了解祖孙俩生活状况,还专门跑到她们租房所在街道,委托相关人员给予适当照顾。小女孩6岁时,陈聪生再次利用私人关系,为其联系了一家私立小学,校长免除了孩子所有学费。

  有一年圣诞节,陈聪生特意让妻子给小女孩买了衣服和学习用具,亲自送到孩子学校。

  “陈检察官真是好人,我不知道怎么感激他。从老家带了鸡鸭腊肉送给他,他总是不肯收。每一次他给我电话,我都忍不住哭。”电话里的尹和云用浓重的方言向记者诉说着陈聪生的好。

  生活于她而言多半是阴冷和黑暗,所以陈聪生的每一次帮扶,都会像暖阳一样带给她“说不出来的高兴”。

  陈聪生理解尹和云的感激,“社会上总会出现一些意外事故,事故出现了,完全由一个家庭来承担,确实有点难。这时候特别需要政府、国家给他们一些温暖。”

  而检察院的司法救助,和检察官的私人救助行为,在许多被救助人看来,都一同代表着国家。

  “本能地想伸张正义”

  十年了,叶青在广东省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处算得上“老人”。五年前参与的一起司法救助,令他至今回忆起来都痛心不已。

  那是一起团伙系列抢劫案,发生地在广东惠州。20岁的小伙陈明(化名)从老家重庆来惠州打工,刚刚进厂一个月,当天发了工资,他到ATM机上取款,遭遇抢劫,只是稍微反抗了一下,就被歹徒捅死。而因为证据不足,被抓获的几名犯罪嫌疑人没有一人被定重罪。

  “那么年轻的生命,刚刚领到不多的1500元工资,就惨死他乡,却无人为此承担责任。”叶青再谈此案,眼里都有泪光。

  他的第一反应是通过办案实现司法正义,让凶手得到刑事惩罚,以告慰无辜死去的年轻生命。

  但很快发现自己太过理想,警方提供的现有证据,确实不足以定犯罪嫌疑人重罪,作为检察官,他不能意气用事。

  不久,陈明姐姐从重庆寄来一封短信,要求追究凶手责任。叶青看完后,决定去实地了解这个家庭的现状。他千里迢迢地乘飞机,坐长途大巴,搭摩托车,风尘仆仆,好不容易才来到大山深处的陈明家。

  “非常震撼。家里特别困难,父母年过七旬,母亲眼睛都快看不见了,父亲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家里就这么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嫁出去了。”叶青痛心极了,当即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捐给陈明父母。 

  老人一直沉浸在丧子的悲伤中,在叶青面前,甚至连追究凶手责任的诉求都没有气力提,更不知道可以申请司法救助。

  被害人家人的沉默并没有让叶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相反,他想尽可能地在政策范围内帮扶这个可怜的家庭。“不是因为怜悯要救助,而是因为救助本身是我们的责任。”叶青并不拔高自己的行为。

  回广州后,他立即按程序为陈明父母申请了司法救助,又协调惠州市检察院,一共筹到8万元,再赴重庆把钱送到老人手中。

  十年办案经历,如今的叶青对司法救助有了更多思考:“刑事被害人多半都是社会弱势群体,有一些人纯粹是无辜者,除了通过依法严惩凶手实现司法正义外,我们的社会也是有责任的,比如防控体系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而作为办案人,则应该不时进行自我提醒,一是救助要有统领性,二是要有同理心,真的要尽心尽责。”

  在叶青看来,司法救助是刑事申诉检察官的常规工作,无需讲大道理,但需要始终保有一份强烈的责任心,“办每一宗案件都要体现温度,要让被害人体会到你确实在为他努力,这个真心一定要让他感受到。”他尤其强调,经济救助只是一种抚慰方式,司法救助,最重要的是让被害人家人真切地触摸到人性的温暖,国家的关怀。

  他希望司法救助尽快实现常态化、法律化。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检察院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珠江新城华强路6号 邮编:510000
技术支持:
正义网 京ICP备10217144-1号 点击率 Dream Weaver Hit Counter